www.882828.com

当前位置:看书啦 > 都市小说 > 天下第一医馆 > 第250章 战

    明王府。

    冲玄一早便过来了。

    果然,并没吃闭门羹,很快就被请进客厅安坐。

    这让他原本还有些悬着的心稍安,眼中微转,心道:“真人阁下不可能错,看来明王的确非已真人境,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想到这个,他面色更是从容了些。

    稍许,脚步声至,他放下茶杯抬头,果然是那陆寻义。

    他连忙站起身来,眼神朝着陆寻义快速打量一番,只见此时的陆寻义,和当日所见已有很大不同。

    一身血衣褪下,须发又已打理过,倒是再不见当日的血气冲天之景,反倒多了几分儒雅之象。

    重点打量了一眼陆寻义的面色,心中微惊。

    才不过一两日光景不见,那日伤重的陆寻义,气色居然已经明显好了太多。

    “若是没有高明丹师为其对症配置疗伤丹丸,他怕是难以恢复如此迅速!”冲玄眼中一闪,对此留心。

    不过此时不是谈这个的时候,见陆寻义面色淡漠,并未对自己改变态度,只是抬眼瞥了他一眼之后,便不言不语的直接朝着座位走去。

    冲玄在京城待久了,脾性倒也的确圆滑,依然保持一张笑脸,也不怪冲玄无礼,主动拱手,就仿若多年老友般,毫无滞碍的笑道:“陆先生,老道又来搅扰了,没有耽误先生修行吧!”

    陆寻义并未走向主位,这是明王府,主位只有明王能坐。

    他来到冲玄对面的座位前站定,面色并无多大波动,抬头看向冲玄,眼神淡漠,不欢迎之态,显而易见。

    不过到底上门是客,他还是微微拱手,直接道:“道长再次登门,莫非还有指教?”

    “不敢!”略显僵硬的语气倒并没让冲玄变色,反而脸上笑容更加和善了,看得出,他此来依然没有与明王府翻脸的意思。

    也对,真要翻脸,其实也就不必来了。

    笑容更盛,再次拱手寒暄道:“陆先生修为深厚,更身居王府要职,老道哪里敢在陆先生面前不敬。”

    “道长说笑了!”闻言,陆寻义面色却更加淡漠了,眼角微抬:“在道长面前,陆某何敢谈修为深浅,天下谁人不知贵山门乃道门魁首,法力无边之辈众多,只需随便出来一人,抬手便可让陆某重伤垂死。”

    “哪里?哪里……”冲玄嘴角微抽,站在那儿,不知道该如何寒暄下去的好,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李师的事情就要点穿了。

    气氛明显再次僵硬起来。

    “若道长此来只为提醒陆某贵山门的威势之盛的话,那请道长放心,陆某对此早已铭记于心,无需道长专程来此一趟。”陆寻义也不坐下,直接负手转身看向门外:“道长恕罪,陆某还有伤在身,就不奉陪了!”

    说罢,便要抬脚离去。

    又是两三句话就崩了,不过这一次,冲玄却没如上次一般当真离开。

    毕竟上次是心中没底,这一次已经有了真人法旨,他自然不可能不办成就走。

    “误会,误会……”冲玄连连抬手,留住陆寻义。

    陆寻义脚步一顿,嘴里道:“对了,怕是也要提醒道长一句,陆某的确不才,但我明王府三五能用之人还是有的,贵山门的确气势惊天,可我明王府似乎也并未当真丢了脸面,至如今,我师弟灵前,依然挂着一颗首级。”

    说到这里,陆寻义转身,看着冲玄那张僵硬的脸,眼中微亮:“道长可还记得?”

    微默。

    冲玄想要的和煦气氛,终究是难以办到。

    的确,他应该想到,上清山对明王府多番出手,就在前两日还多添了一条人命,明王府能像什么都没发生般笑脸相迎?

    或许其他家族可以,但这里,恐怕不行。

    冲玄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既然寒暄不了,那便直接谈正事吧,他抬头望着并未真个离开的陆寻义,心中却并非真的多么担心。

    很明显,他认为已经猜透了明王府的心思,真人已经有言了,明王不可能是真人境。

    换句话说,明王不可能真的有能力和真人对决。

    既然如此,那挑战之言,便毫无疑问,只是虚张声势了。

    不过是想赌上清山先妥协罢了。

    所以冲玄亦是明白,也理解陆寻义如此强势,不强势,能镇住上清山吗?

    “陆先生,老道此番上门,确实有事相商,还请陆先生稍留片刻,上次您代明王殿下去信我上清山真人阁下之事,想必,您还记得吧!”冲玄和陆寻义对视,神色慎重。

    陆寻义眼眸微挑,却出乎冲玄意料,只见陆寻义面色似稍有意外道:“此事已有定论,我等还何须相商?”

    “定论?”冲玄微愣:“这……何来定论?”

    陆寻义神色倒是恢复了,微微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再说,转身便欲走。

    冲玄看着他转头而去的背影,心中微跳,但神色却并未大变,一双眼盯着他的背影,默默闪动光泽。

    他并未着急开口挽留,他不信陆寻义当真就敢替明王做主,将明王府与上清山彻底决裂。

    若真如此,明王府就不会再请自己进来!

    若真如此,梅志峰不可能到今日还活着!

    若真如此,明王就真的要与真人论武,再没有退路。

    然而冲玄的瞳孔,却随着陆寻义始终未转头的身影,而越收越紧。

    一切重新定义的揣测,终究只是揣测!

    “陆先生……”到底,还是冲玄先坚持不住,陡然开口高声叫道。

    声音一出,冲玄道长的心弦也跟着一颤,感觉羞恼。

    出声,即示弱。

    心中刹那后悔、觉得应该再忍忍。

    却又紧张,忐忑,怕陆寻义不停步。

    很是复杂,一双眼盯着那背影。

    终于,陆寻义停步了,他站定,再次转身,声音依然清淡:“道长还有事?”

    冲玄脸上挂上了一抹苦笑,果然,他转身了,根本没准备翻脸,是自己定力不够啊。

    他很遗憾,但已然开口了,只能深深吸了口气,神色越发郑重道:“陆先生,明王来信之事,老道已上禀门中,真人阁下亦已然闻讯。”

    陆寻义盯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可见他说到这里就盯着自己不语,陆寻义才开口道:“就这事?”

    “嗯?”冲玄心底顿时有些暗怒,但忍了:“明王殿下传信真人阁下,莫非陆先生不欲向殿下转达真人的回音?”

    听到这里,陆寻义好似才弄懂一般,点了点头:“原来是因为这事,这么说,道长此来是代梅真人回信的?”

    “正是!”冲玄神色一肃:“接到明王传信,老道不敢怠慢,立刻传信山门,真人阁下本来正在苦参造化,闻讯之后,亦是慎重非常,破功而出……”

    听闻这些,陆寻义微微摇了摇头:“可惜啊!”

    冲玄声音一顿,望着陆寻义,眼露不解:“陆先生此言何意?”

    “也好,既然真人阁下有话要说,那便请道长言来,我定然上禀殿下!”陆寻义却是想了想,又点点头,走回原地,一伸手,示意冲玄坐。

    直到此刻,方才请人坐下。

    冲玄倒也不介意了,见他回来商谈,也不再多客套,一脸慎重模样,正襟危坐,一副准备慎重相商的势头。

    “请吧!”陆寻义随意道。

    看着他面色还是那么平淡,冲玄有些不满,但也只是按捺心头,不欲再生事,争些场面上的功夫没什么意思了,既然对方认为自己没有看破,那就让他继续撑着吧。

    冲玄手抚须,正色沉声道:“陆先生,真人阁下初闻明王修为之惊艳,表示高度赞赏!对明王之德行,亦是深感欣慰。”

    此言让陆寻义微愣,不过转念便明白,人家这姿态还真是摆的挺高。

    赞赏,欣慰!

    听来自是无问题的,但毫无疑问,语气语调均是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明王……后辈也!

    冲玄说完,就看着陆寻义,等他开口表示一番。

    陆寻义微默,才开口:“殿下亦曾有言,真人不易,更当谨持己身,造福天下故大幸也,祸及百姓亦大害也。”

    冲玄当成呆愣!

    他敢保证,这辈子绝对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明目张胆如此评价逍遥真人!

    很想发火!

    但还是忍了,嘴角反而挂起了一抹笑,并不接着这个话题,只见他眼中发亮,盯着陆寻义呵呵笑道:“尤其是真人阁下听闻明王殿下竟以二十几许便已真气化形之时,更是心怀大肠,露出笑容,言之,真气化形,此乃宗师之极道,闻上下千年,都少有人能证此修为,可喜可贺。时有我上清山诸位掌事之人于金殿听训,真人示下:明王之能为,明证我道家大法之不虚,诸道友皆须谨记,只要勤修苦练,长生之日自见也!”

    “嗯!”这一次,陆寻义心中剧震了。

    他没能忍住面色上的波动,冲玄一直盯着他,对他的动静看的清清楚楚。

    宗师之极道。

    陆寻义眼眸垂下了,他心中确实不平静,他当然不确定墨白的修为究竟是哪个层次。

    墨白从不说,底下人自然也不会去问,但所有人都知道,殿下的修为很强!

    宗师!

    此时老道给出了答案,是真人给出的答案,真气化形亦是宗师!

    陆寻义信了!

    因为他记得,墨白也曾言过,世间所谓宗师,大多并未真正证道。

    宗师者,功与技、气与力,缺一不可!

    而世间大多宗师,只能称之为伪师,还未真正圆满,便迫不及待用药效攻克丹田,只求师者之位。

    包括陆寻义亦自己是如此,铁师弟将来走的才是宗师之路。

    此时真人用了宗师之极道这个称谓。

    可陆寻义不能不明白,极道宗师,亦还是宗师,不是真人。

    冲玄未再出言,他面色却平静了太多,淡定了下来。

    陆寻义沉默良久,终于抬头,看向冲玄:“就这些?”

    “嗯?”冲玄猛然抬头。

    “好吧,真人阁下的话,我会传给殿下,不过道长可能误会了,殿下之前就已经收到了真人阁下的回应,已经很清楚上清山的意思。”陆寻义再次站起身来。

    “什么?”冲玄面色一变,什么时候有回应了?

    自己怎么不知道?

    “我师弟的命,以及灵台上那颗首级!”陆寻义注视冲玄,一字一句:“没有比这更清楚的回应。”

    “陆先生……”冲玄眼中顿时狂闪,他急忙开口,眼神却死死盯着陆寻义的脸,想看出究竟。

    都到了这时候,他是还想讨价还价,还是明王府真的……

    “无需再多言,明王已有旨意,本来我准备伤好,便亲自去上清山一趟。不过既然道长今日来了,那说了也无妨!”陆寻义眼神没有丝毫闪烁,与冲玄对视:“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既然上清山执迷不悟,定要与本王为敌,也罢!本王本欲携战书亲自走一趟上清山,然明珠战区,千万百姓仍在,本王不想擅离。故若真人有胆,可明珠一行!如此,其孙梅志峰本王便暂不斩之,此战,双方道武论成败,死生一人!本王若胜,梅志峰完好无损交还!若胜,上清山除名!”

    冲玄瞪大了眼,然不等他心中波动,陆寻义已再次开口:“当然,若真人不愿走一趟明珠,无碍,本王亦践行诺言,当亲自携战书踏上清山!”

    说到这,陆寻义眼中一抹厉光:“上清山在殿下眼中不算什么,那满门高人不过云烟,只因敬梅真人一代真人而已,故才愿执剑一战,若上清山不识趣,妄图心思诡异,那便别怪明王府将尔等斩尽杀绝!”

    “等等!”冲玄不能再听下去了,也无法再镇定下去:“陆先生,何至于此,何至于此?我山门掌教真人从未要与殿下为难啊,此事,误会,误会!”

    “道长无需多言,你我皆为人下,殿下决议非我所能插言,与我解释并无大用!”陆寻义摆摆手:“道长请回去吧,且代我将殿下的话转达真人阁下,待我伤好,定当亲自上门一趟!”

    “陆先生且慢,真人阁下当真没有这个意思,并且有信给明王殿下!”冲玄不再端着,急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