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2828.com

当前位置:看书啦 > 穿越小说 > 乱世扬明 > 第八百九十九章 台湾总督

第八百九十九章 台湾总督

    “和我是旧识,主政一方的经验丰富,还赋闲在家?”夏天南反应很快,立刻想到了,脱口而出,“朱大典?”

    “孺子可教!”谢三宾笑呵呵地回答,“正是他.: 。延之(朱大典的字)历任福建按察副使、布政司右参政、山东巡抚、漕运总督,能理政、能治军,这样的人用来开疆拓土、独当一面再合适不过了。”

    夏天南心想,老头说的还是‘挺’在理。同样是巡抚出身,孙元化更像是一个技术型官僚,做实事没的说,但论圆滑老练,远不如朱大典。如果不是点太背,在刚上任立足未稳之际碰到了高迎祥、张献忠联军侵入凤阳,也不会丢掉乌纱帽。

    “可人家还是有起复机会的,这样的封疆大吏,会给我做事?”夏天南有点没信心,忽悠落魄文人他有把握,可是忽悠这样的重量级前高官,他还真没有多少信心,毕竟以目前的状况,他给不了朱大典想要的东西。

    谢三宾意味深长地说:“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行不行?”

    夏天南将信将疑,说:“可是延之先生老家在金华,与登州相距甚远,天津那边转运百姓的船过不了几天就要陆续南下,就算现在去找他,往返也来不及啊?”

    “呵呵,还真是巧了,延之与我投缘,现在正在登州做客,你想找他,我马上可以安排你们见面。”

    夏天南大喜:“如此最好,我去试试看。”

    原来朱大典赋闲在家,闲来无事四处云游,他的同窗、同年又多,遍布各省,自己又不差钱,可以做到脱产旅游,这一年多来把长江以北转了个遍,这段日子刚好在谢三宾这里做客。

    在谢三宾的安排下,两人在巡抚衙‘门’里再度碰面了。

    寒暄一番后,两人落座。朱大典看着夏天南,感慨万千。上次两人在这个地方碰面时,自己还是山东巡抚、平叛大军的统帅,风头一时无两,而那时的夏天南只是一个绞尽脑汁想要在平叛中捞些好处的琼州参将,不惜行贿拉拢彼此间的关系。

    两年时间过去了,夏天南像坐上火箭一般强势崛起,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参将,连续几场硬仗打出了名堂,一步登天,成了边镇总兵、左都督、平南侯,还增加了一个大将军的头衔,而朱大典却被革职,成了一介平民,两人之间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夏天南率先开口切入正题,他抱拳说道:“延之先生,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恳求岳父将您请来,是有事相求。”

    朱大典摆摆手,谦虚地回答:“你现在是贵不可及的平南侯、大将军,老夫只是革职的前任漕运总督,当不起这个‘请’字。”

    “延之先生过谦了。”夏天南正‘色’道,“我知道我的请求可能有点不自量力,可是还是想试试,毕竟像您这样的人才可遇不可求。我现在要迁徙数万百姓去台湾垦荒,今后还会源源不断运人过去,在那边我打算建立自己的管理体系,代替官府的作用,可是无人主持大局,不知道延之先生能否屈尊……”

    朱大典何等‘精’明,一听这话就知道了夏天南的意思。他沉‘吟’片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平南侯大兵围困皇城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直接冲进金銮殿,来一个改天换日?”

    夏天南有些惊讶,这话从前任漕运总督的嘴里说出来,简直是大逆不道啊!他不知道朱大典的真实用意,想了想,决定照实说:“说实话,当时的情况,进金銮殿易如反掌,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即便来个承天‘门’之变,改天换日,没有民心支持、没有足够的军队控制全国,也只是昙‘花’一现,反倒会因为中枢大‘乱’,让西北的流寇和辽东的鞑子占了便宜。赵匡胤的黄袍加身不是谁都能学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否则的话,岂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发动一次兵变就能改朝换代了?”

    朱大典连连点头,赞道:“琼海军战力无双,来一场承天‘门’之变轻而易举,在那样的情况下你还能保持冷静的头脑,知道如何取舍,实在难得。老夫多嘴再问一句:以你现在的爵位和官职,加上这个打破常规的大将军,已经是本朝武将的巅峰,几无再上升的可能,你为何不呆在琼州享福,还要大费周章迁徙百姓去东番岛垦荒?别跟我说你是忧国忧民,为了替圣上分忧。”

    夏天南从朱大典的两个问题中,敏锐地发现了对方的真实意图。如果说第一个问题是剖析自己的眼光和格局,试探自己能不能抵挡一时的‘诱’‘惑’、以退为进,做出理智的选择,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确认自己有没有足够的野心和抱负了。

    他笑了起来,直白地回答:“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天下即将大‘乱’,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多做些准备总不会错,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对不对啊,延之先生?”

    朱大典也笑了,然后长身而起,走到夏天南面前,拱手高举,作了个长揖,朗声说:“金华朱延之,承‘蒙’平南侯不弃,委以重任,必当尽心竭力,做好此事!”

    夏天南又惊又喜,站了起来,伸手去扶朱大典,不敢相信地问:“延之先生这是答应了?”

    朱大典笑眯眯地回答:“然也。不知平南侯将我比作官府何种品级,俸禄几何?”

    夏天南仰天大笑几声,然后回答:“我给不了你吏部的印信和官身,但是手底下统领数万人,将来可能数十万人,按这人口规模,比起内陆的总督只高不低,便称为台湾总督如何?至于俸禄,你说多少便是多少,我绝不打折扣。”

    “台湾总督?”朱大典笑了笑,“听起来不错。看来我这辈子和巡抚、总督的缘分是解不开了啊!”他家境殷实,在任上也积攒了不菲的身家,对于俸禄其实不太在乎,只是调侃而已。真正让他在乎的,是夏天南给他什么样的地位,有没有足够的重视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