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2828.com

当前位置:看书啦 > 言情小说 > 女配修仙记 > 第九百七十四章 域

第九百七十四章 域

    无锋剑心随意动,随即出鞘,游走的飞剑带着剑尖那一点莹莹的光芒对上了那来势汹汹的一掌,葭葭后退几步站定……: 。

    那一掌化拳再次向她打来,葭葭脸‘色’微沉,正要控住无锋剑,却见身后一柄青光长剑越过她的身侧向那一圈对去。

    气势明显不如那一拳,但不知为何剑尖一点却仍固执的凝滞在空中,剑起青光,‘潮’水般的剑势涌向四周。

    此刻正是昆仑守山大阵关阵之时,不少修士都趁着这最后一刻匆匆赶回昆仑。

    有人“呀”一下惊叫出声,但见昆仑周天星辰旋转大阵的内五峰皆笼罩在一片剑域之中,剑域边界之处形成一道浅浅的青线,竟将内五峰都圈在其中。

    “那是什么?”

    “剑修的剑域!”

    “好厉害,也不知是里头哪位真人的剑域?”

    “这倒不知,不过我昆仑剑修虽不如蜀山剑侠那般有名,但我辈最出‘色’的剑修却也是让蜀山剑侠不敢小觑的存在。”

    ……

    “好小子!”熟悉的声音响起,葭葭带着几分凝重望去,正对上了伏青牛那张拉长的老脸,“伏真人,你是我昆仑老牌的藏神期大能,藏神后期的大修士,何必与一个金丹中期的晚辈过不去呢?”

    一旁的卫东并未出手,只是明显带了几分看好戏的神‘色’望来,一双打探的目光在葭葭身后,指挥着青干剑对上伏青牛的少年身上,这一看脸上的惊讶便止也止不住。

    这么一看,他心里已经多了几分盘算:论修为、气势、实力,很明显这个金丹中期的小修士哪一方面都不是伏青牛的对手,但是若说到“域”的话,他竟然还在伏青牛之上。

    通常修士认为剑修是有剑域的,有人甚至在剑域上‘精’心钻研,如昆仑顾朗就是此辈的佼佼者,但事实上,每一个修士,不管是剑修还是杂修抑或是其他更不为人所知他道的修士,每一记招式都是有“域”的,只是不似剑修那般明显。伏青牛的拳势也有“域”这一说,虽然真修天生“域”这一说上不如剑修,可是伏青牛的修为已在藏神后期,自然与一般的修士不同,他的拳势之“域”按理说应当远胜于一个金丹中期的晚辈才是。可眼下,比起这少年的剑域,他竟落了下分。这样的结果唯有“天赋”二字可以解释,伏青牛论天赋远不如眼前这个少年。

    “妖孽!”这是卫东脑中立刻浮现出的一个词,他突然间想到,他与伏青牛从无妄秘境出来,张明熙过来赔罪,那时候,张明熙便脸‘色’古怪的跟他说:“昆仑又有一个‘妖孽’要出现了。”彼时他卫东还不知道张明熙这话的意思,今日却是已经能够猜测到几分了。

    这孩子……卫东有些迟疑,会不会是连葭葭收的那个弟子?从6、7岁到十五六岁委实人生中变化最大的时候,要认出来还是有几分困难的,更何况他卫东与这孩子着实没有什么‘交’集,只根据脑海中那个模糊的形象依稀能辨认出几分来。

    “你的帐我回头再与你算!”伏青牛瞪了葭葭一眼,看着眼前的秦昭和,“他是谁?”

    “我的弟子,秦昭和!”葭葭看了眼伏青牛,也未瞒着他,脱口而出。

    伏青牛脸‘色’走马灯似的变个不停,直到最终变成黑脸停了下来,收了拳头,伸手一挥,将秦昭和的剑域打散,秦昭和收了青光剑,向后走了两步,站定,伸手拭去了先时溢出嘴角的血迹,没有说话。

    “很好!”伏青牛冷笑了两声,走到秦昭和身边,却突然伸手,葭葭正要伸手制止伏青牛的动作,冷不丁一柄墨‘色’长剑架住了伏青牛的拳头,却未伤他,只为制止。

    那柄剑,在场的几人都是眼熟得很。

    仕魔剑!

    伏青牛脸‘色’难看至极:“顾朗,出来!”

    顾朗从远处而来,直至近处,方才低首行了一礼:“伏师祖!”

    “师祖?”伏青牛冷笑了两声,“不敢当,顾师弟!”

    又来了!这‘阴’阳怪气的样子,卫东广袖遮了遮面,也不知道这伏青牛要在这里赖多久。

    伏青牛仔细打量着秦昭和:“那个从宁无缺家里‘弄’出来的孩子?厉害了啊,敢跟伏某人动手,好大的能耐!”

    “够了,老伏,妙真人还在殿里等你呢,为难一个孩子做什么?”陈华轩本就是跟在顾朗的身后过来的,方才仕魔剑出鞘,顾朗这才快了一步。过来时,正见伏青牛老‘毛’病又犯了,别人说不得他,他陈华轩与伏青牛同辈之人,却没有这等顾虑。与人为善只是他修养好,可脾气么?他却也不是什么老好人,也是有的。他陈华轩带回昆仑的孩子,如今又长成这般样子,挑不出一点岔子,伏青牛想要‘鸡’蛋里挑骨头,还要看他陈华轩愿意不愿意。

    “你不看着妙无‘花’那个徒孙,跑出来做什么?”伏青牛一双牛眼瞪着陈华轩,似是对他横‘插’一脚煞是不满。

    陈华轩笑了笑:“他已经大好了!”

    “呵,真是能耐啊!”伏青牛挥了挥衣袖,卫东见这样下去,事情要闹大了,连忙出声,“伏真人,陈真人说的不错,妙真人还在等我二人,我二人先去大殿秉事要紧。”

    这话看似劝慰伏青牛,却是在提醒他:为难这孩子,没什么用,他又没做错什么,伏青牛做的太过,说不定还会落下个苛待晚辈的名头。当然,估计以伏青牛那“与众不同”的‘性’格,也不会在意那个名头。与其为难没什么把柄在手的秦昭和,倒不如为难连葭葭,反正连葭葭也到藏神了,为难一两下,也出不了什么大岔子。原本他们这些积年不死的老怪物不闭关,‘门’派无甚大事的时候就清闲的很,有伏青牛在那里上蹦下跳的,还能多点事情做做。

    不管卫东的意思伏青牛领悟了几分,不过很明显,对于告连葭葭一状这件事他还是很热衷的,至于秦昭和冲撞他,连葭葭不是那小子的师尊么?弟子闯了祸,师尊该担待还是得担待的。